子夜寥寥

主頁 > 狐來庠序 > 學堂記事 > 【作業】進階術法課程─元素攻擊

2014.07.06 Sun 【作業】進階術法課程─元素攻擊






獨自站立在小溪邊,知重雙手平舉於胸前掌心向外,凝神注視著溪水,緩緩流動的水面微微拱起一塊手掌大小的小水丘,小水丘逐漸被拉離水面形成一顆小水球,在空中不規則地轉動著,再慢慢朝知重移動。

將那顆小水球攏在雙掌間,還有片綠綠的小葉子在水球中隨著不斷循環流動的液體翻轉。愉悅的神情展現在知重臉上,終於可以成功聚集水元素,不再如開始練習那般連水球也做不成,而下一步……

「要做成箭的形狀……」

那日課堂上兩位師傅講述完畢後,他與同學一同測試了自己的屬性,木盒裡五顆色彩各異的珠子撞擊在木框上咖咖作響,離自己最近的是那顆水藍色的屬性石,看來他應當較偏向水屬,跟爹爹一樣呢,這點讓他有些開心。

於是這回的作業他一開始便決定了要學山止曾經演示給他看的那般,將水化為水箭,平時柔軟毫無攻擊性的液體便會成為武器,山止伸手一揮,三道水箭咚咚咚地釘在木樁上,隨後又失去了形體灑落在地,只留下木樁上險些被穿透的三個深洞。

那時他還小,看著山止帥氣地將無形的水控制自如,心中無比的羨慕崇拜,嚷著以後也要跟爹爹一樣。

看山止做來容易,但看歸看想歸想,實際操作起來對知重而言卻不得要領,水球在掌中不斷抖動,知重想讓它分裂開來變成三球,再將三球凝成箭型,卻每每在分化開來時失敗,水球再度脫離了他的掌控,唰地一聲潑灑在他身上。

知重深深嘆了口氣,拉起衣擺擰著水,鞋襪早在失敗了數次後就脫了晾在一旁的大石上,眼看著都快乾了,他卻還毫無進度。

只要他開口央求山止指導,後者絕不會拒絕,山止拖了月餘的傷勢在昭然與靜冥聯手之下終於有見好轉,他並不想因此影響到爹爹養傷。而律火……這位乾爹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徹頭徹尾的火屬擅長,連脾氣也是火屬。

只能自己振作了!伸手拍拍臉頰,知重打起精神繼續練習。

「喔──在練習術法?」才剛將水球拉離水面,一股屬於妖類的氣息噴在耳畔,嚇得知重往旁一跳,水球噗咚落回溪中。

「是、是的……」來人還維持著彎腰在他耳旁說話的樣子偏頭看著他,左右兩邊臉頰上各有三道黑色斑紋,頭頂著一對獸耳,身後還有條同樣有著斑紋的長尾正隨意擺動著。「您、您是虎妖……?」

「嗯哼,」進了其他妖怪的地盤就沒必要繼續偽裝,他自然是現出了最令他舒適的樣貌。「小傢伙在練什麼呢?」

學著知重方才的樣子,虎妖伸手自溪中撈出一枚水球,控制水球在知重身邊轉著。「狐耳狐尾還有著濃濃的狐狸味兒,律火乾兒子是吧?」

「您知道我?」聽見乾爹的名字自虎妖口中說出,還知道自己與律火的關係,知重便直接認定了眼前這隻虎妖是律火的友人。

「嗯你還算挺有名的,律火說要養你不知笑慘了多少人……看起來長得不錯啊!」虎妖笑吟吟地湊近知重,眼神上下打量著後者,水球貼著身體來回竄動,卻又未留下水痕。

「我、我在練習攻擊術法,但總是失敗……」陌生人的視線令知重有些畏懼,水球擦著頰邊頸邊而過的涼感頗為怪異,他默默朝後退了幾步。

「能力還沒到那兒呢,就急著想耍帥了?」

「我沒有……」水球再度轉到他面前,虎妖手指一收,水球頓時變了樣,圓球上冒出兩個尖尖小角,往下拉出長條狀,再向外延展……轉著轉變成了他自己的樣子,讓知重瞪大了眼。「好厲害!這可以教我嗎?」

「小狐狸,你是否該先解決自個兒的問題?」

被點醒了原先的煩惱,知重瞬間又洩了氣。「我只是想學爹爹那樣,把水變成三支箭,但水一下子就散掉了,還沒來得及變形呢……」

「你就還沒到能一口氣控制不同個體的程度,急什麼呢,一個個來。」虎妖收回知重面前的水球,順著知重的話將其化為三支箭型,一口氣朝水中射去,不一會溪面上便浮起兩條不小的魚,看起來頗為肥美。「哎呀失手了一個。」

虎妖朝溪中走去,在兩條魚被溪水沖遠前撈了起來,卻也不上岸。

「先從控制單個開始,試試。」虎妖朝知重抬抬下顎,示意後者照做,自己則伸出了利爪,有一下沒一下地刮著魚鱗。

聽著虎妖的話,知重再度捏起小水球,這回直接想著形狀去控制,水球聽話地開始向左右拉長,雖未真的變成漂亮的箭型,但也已經有那麼點樣子了。

「成功了!」不敢放鬆精神,知重依然緊盯著手中有了雛型的液體,接著便聽見虎妖要他將水箭射向自己的指示。

「咦?」

「你那點力道還沒法給我撓癢呢,丟來吧!」

說的也是實話,知重學著山止的樣子,抬手一揮,控制著水箭朝虎妖而去,速度是無法同山止相比,虎妖看著知重的水箭朝自己飛來,舉起手中的魚,直接拍在水箭上,順勢沖掉上頭的魚鱗。

「不錯不錯,有天份,繼續啊。」虎妖將魚放入溪水中清理乾淨後上了岸,讓知重接著練,就近拾了拾柴火在一旁烤起魚來。

中途讓虎妖喊去吃了烤魚,直至接近黃昏時,知重已經可以控制兩道水箭射穿樹葉,開心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前輩前輩還沒請教您的大名!」這時才想起來根本沒問過虎妖名字,知重拉著人想回家好好謝謝對方。

「我叫莫流,晚上忙著呢,你快回家吧,替我向你乾爹問好啊!」莫流朝他眨眨眼,推著知重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自己站在原地揮手目送著,直到知重拐了彎不見身影後,才化作虎型,朝著反方向離去。



Fin.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