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寥寥

主頁 > 狐來庠序 > 學堂記事 >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浮空飛行

2014.06.29 Sun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浮空飛行








打從上回讓耐不住寂寞的律火給拎回家後,知重三不五時便會回家報到,當然是律火直接到學堂那座山外接的人。

那日在山腳下遇到的靜冥先生與昭然道長帶著他回家後,同山止律火關在房裡討論了近一個時辰,說是要查些資料便先行離去,而在他今次返家時又前來拜訪。

兩人這回也就這樣住了下來,說是來處理山止那好不了的箭傷。知重一開始還有些畏懼著昭然當日嚇他的氣勢,熟捻後,才覺得這羊道長也並非初次見面那般的凶狠,不過是做做樣子……不時少根筋讓眾人一陣好笑,但在治療山止傷勢上卻缺他不可。

「嗯是詛咒!絕對是!」這日,羊道長抱著他的桃木劍,讓山止解開了上衣在日光下仔細端詳依舊滲著血跡的傷口後,下了如此定論。

「……呆羊你真是不讓人吐槽不爽快啊,不是詛咒找你來做甚?那日瞧了半天你睜著眼在睡覺?」律火無奈地扶額嘆道。

「爺這是替你們肯定答案好不!」邊嚷嚷著邊自懷中取出一枚黃色符紙往傷口上貼去,漸漸散發出微弱的金色光芒,不一會光芒散去,昭然伸手揭回符紙。

「說難解也不難吧,需要時間。」詛咒存在山止身上好段日子了,有些滲透進筋骨裡,他也並非什麼大羅神仙,僅是修煉有道的小仙人一隻,他能解,就是得慢慢來、慢慢解。「冥道友那兒有些配方,也用著吧?」

「敢情我這是要當實驗品?」一臂微舉讓知重幫著穿回外衣,感覺搭在肩上的手有些抖,山止回頭看了下知重,後者抿著嘴,鼻頭紅紅的,卻沒有哭。

有進步……送離家去歷練歷練果然是對的。

「不試白不試!不然也讓冥道友扎幾針看看會不會有效果?」羊道長在桌上攤了整排黃符紙正低著頭揮毫,邊歡快地回道。

「不做死就不會死,呆羊你這話聽了有千年超過還記不住?」沒瞧見你家冥道友自始至終都未發一語嗎?

「讓傷患當實驗品似乎有些不人道,不然昭然你先來試試?」話未落,靜冥指間銀光一閃,數根長短不一的銀針已向昭然射去。

「唷唷這樣的小把戲爺早玩慣了,冥道友換一招吧?」回身的同時抽起背上長劍揮下,銀針噹噹噹地敲在劍鞘上,全數落了地,昭然得意地舉起食指朝靜冥搖了搖。

「我看你是腎在疼了!」也不太經得起激,靜冥拉起了袖子翻掌亮出武器發動攻擊,身前黑霧翻騰,自黑霧中浮出十數片半透明的葉片,葉片裹著霧氣,擺手間朝著昭然竄去。墨隼點硯瞧主人又同冤家打了起來,也未在一旁幫腔,逕自飛到樹上悠閒理著羽毛。

而昭然也非省油的燈,兩人來來回回鬥嘴鬥了數千年,打也沒少打過,右手執起長劍立於面前,左手成劍指按住劍身,在身前架起淺藍色的結界,將葉片擋在一米開外,葉片撞上結界的瞬間散了去,而靜冥腳下同時出現一道法陣。

迅速往後跳開法陣範圍,靜冥再度揮袖甩出黑霧,伴隨著圓形光圈又朝昭然拍去,後者朝右側身,恰恰躲過飛來的光圈,順勢又在靜冥落腳處丟出光陣。

「人劍歸一!」

「月影星樓!」

那廂打得歡騰,兩人一來一往互相對招,律火與山止也樂得有娛樂活動可看,只有知重在旁一臉著急,律火知道乾兒子總愛窮擔心,趕緊跟他解釋這兩人從成仙就是一段孽緣到現在,打打鬧鬧從沒出過事,對對方再熟悉不過,就是偶爾發洩發洩,沒事的。

那兩人發招似乎根本無所顧忌,在小院裡掀起滿地塵囂,靜冥一招夾帶著黑霧的陣風猛然襲來,讓昭然揮劍打了個偏,正巧往一旁的小桌拐去,吹起了滿桌黃符。

「欸欸欸才寫好的!」昭然趕緊收了手搶救被吹得滿天飛的符紙,東抓一把西撈一下,點硯見狀也離開枝頭展翅四處飛衝叼回了兩張,落到靜冥肩上炫耀著。

一張被掀得老高的符紙緩緩落下,正巧飄到知重前方,他想起前日師傅才教的新術法,抬手畫起法陣,雙眼緊盯著符紙飄落的位置,送了道氣流過去將之托起,再輕吹至昭然面前。

「小狐狸術法學得不錯啊!」攏了攏懷中收集好的黃符,昭然騰出手夾回讓知重送至眼前那張,後者這才鬆了口氣。

「是師傅教得好。」知重笑得有點靦腆,讓人稱讚了心裡頭是很開心的。

「還學了些啥?來來來給爺演示演示,本道長給你指點一二!」

「先辦正事!」這回沒了防備,昭然讓靜冥糊了一後腦的黑霧,瞬間覺得法力被抽走了許多。

「唉唉哪有人不打聲招呼就丟浮花的!」被偷襲得逞,昭然揮舞著雙手趕走滿頭黑霧,有些心疼自己一向不多的法力。

一旁的知重也希望山止的傷能好得快些,以眼神央求著昭然先顧他爹爹,其實頗為心軟的昭然自然是順應著。

「好啦好啦講認真的,符紙每天貼一回,慢慢消弱詛咒的力道,冥道友那帖紫荷玉露散也吃著,每三日扎個針疏通一下筋骨,先這麼試著吧!」

「看起來你也就寫了點符紙,辛苦事都是靜冥在辦?」垂首讓靜冥在肩頸上戳了幾根銀針,山止不忘捅昭然兩刀。

「爺也是很辛苦的好嗎好嗎!來來來別說我沒做事,給你傳點氣,保證精神百倍!」

「別!消受不起,你別過來……等等我不需要!靜冥你倒是攔攔他……」

「害羞什麼嘿嘿,冥道友按住他!」

「知重走走咱們做飯去。」

「但是爹爹……」
「放心放心死不了。」


Fin.



圓一下我始終手殘PVP不了的殘念(。
媽呀戰鬥好難寫………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