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寥寥

主頁 > 狐來庠序 > 學堂記事 >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完全化人

2014.06.15 Sun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完全化人







「都不知道要回家了嗯?」

「一手拿著鍋鏟一手拿著青蔥正在炒乾兒子最愛吃的菜的人,問這話實在不太有說服力。」一旁的山止正取來幾件新衣讓知重試著,不忘吐槽站在廚房門口的老友。「還有你的火有點旺,要焦了。」

唉了好大一聲的律火急忙忙回到灶前,滑稽的動作逗笑了知重,但笑意卻一下便消失在嘴角,知重一臉擔心地回頭拉拉山止衣角。

「乾爹是不是很生我的氣……?」在梧桐的小草屋寄居了好一陣子,今個兒小山雀一臉驚恐地跑來告訴他外頭有妖找,一出到門外便立刻讓終於受不了乾兒子離家太久殺過來找狐狸的律火打包拎走。一路上律火都不肯同他說話,他想開口卻找不到時機,一回到家便將他扔給山止獨自鑽進廚房,過了許久又站到門口來,盯著他好一會了才憋出這麼一句話。

「哪的話,他生你氣現在會蹲在廚房裡搗鼓松鼠鱖魚?」天天唸著知重翅膀硬了不要乾爹了,天天像隻生蛋母雞似的在院子裡踱步,打定主意去學堂逮狐狸的前兩日還特地上市集大採購了番,生氣?那還比不上隔壁豹子頭損他兩句來得容易炸毛。

「他只是擔心你。」

「嗯……」他其實是知道的,也很懂那種焦急著等待著他人的心情。「我去跟乾爹道歉。」

下定決心低頭轉身快步走到廚房門口……卻險些一頭撞上律火。

「呃乾爹、那個……」律火一臉面無表情居高臨下瞪著他瞧,知重到了嘴邊的話又不小心溜了回去。

「醬油沒了,我去買。」律火解開腰際遮擋油漬噴濺的布片,舉起已經空了的陶甕。

「我去!」伸手接來陶甕,知重擋下律火去路。「讓、讓我去吧,那個……師傅出了作業,要我們用完全化人的樣子,去、去人類的城鎮裡買東西……」

見律火臉色越來越難看,知重趕緊施術隱去狐耳狐尾證明,「真的沒有問題,我都曾經這樣跟同學跑去村呃……乾爹,你別生氣了好不?」

「你乾爹只是拉不下臉來,真沒生氣。」一旁悠閒躺在躺椅上的山止笑笑地扔來一句,換來的是律火手中滿是油煙味的布片罩了一臉。「瞧,惱羞成怒了。」

「錢在這兒,真的可以?」無視老友的冷嘲熱諷,律火嘆了口氣,坐到一旁的長椅上拉過知重的手,在掌心裡放下些許銅錢。

後者點頭如搗蒜,再三保證這完全化為人形的狀態他已經練了好一陣子,絕對沒有破綻,律火仍是不太放心地取來帶著兜帽的斗蓬裹住知重,千叮嚀萬交代打到了醬油就迅速回家,哪怕是半刻鐘都不許在城鎮中多做逗留,小心那些陰魂不散的道士和尚遠遠瞧見了就快些繞開,若是有陌生人要向他搭訕就算是把醬油砸到對方頭上都別給纏住……叨叨絮絮了好一會直到山止提醒再不讓知重下山去天就要黑了,才停止這彷彿無止盡的碎念。

見律火終於恢復平常的樣子,知重丟開不安的情緒來到兒時常讓律火抱著逛的山腳村庄,抬頭瞧了下已近黃昏的天色,這時還帶著兜帽反而令人起疑啊,他只得解開頸邊抽繩將斗篷掛在臂上,抬手摸摸原本長著狐耳的頭頂,確定一切沒有破綻,憑著印象找到醬料攤,打好一壺醇香的醬油,小心翼翼地提著陶甕往回家的路走去。

就在離開村落邊界即將進入山徑時,知重卻忽感一陣壓迫的氣息自背後襲來,回頭只見一柄桃木劍直指著他眉心。

「大膽妖孽!化作人形出現在此是何居心!」

持劍者是名身穿藍衣白袍的道士,皺緊了眉頭一臉不善盯著他怒喝,知重抓緊了懷中陶甕,在對方持續加強的氣息中不斷後退,直到背頂到了樹幹再無路可走。

「我、我只是來打個醬……咦?」

「呆羊鬧啥?」凌空出現一巴掌拍歪那柄桃木劍,接著從光陣中現身的人,知重認得。

這不是在白蕗家遇到的那位……「靜冥先生?」

「咩!冥道友我這在替天行道好嗎!」方才強烈的壓迫感瞬間消失無蹤,道長手中木劍轉而指向來人。

「那是山止家的孩子。」尚未消失的傳送陣中傳來一聲鷹嘯,一隻漆黑墨隼自陣中衝出,朝著道長腦袋就是一陣亂拍。

「臭鳥別弄亂了爺的髮型!早上梳了很久!」

「點硯。」將墨隼喚回,靜冥上前拍拍受了驚嚇的知重,「別理他,他吃飽撐著。」

不管後頭傳來爺哪裡吃飽撐著中午才啃了兩個饅頭一點都不飽的抗議聲,靜冥搭著知重肩膀,將人帶進山間小徑。

「我們來找你爹爹……沒事,他叫昭然,只是隻自以為是道士的羊。」




Fin.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