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寥寥

主頁 > 狐來庠序 > 學堂記事 >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式神招來

2014.06.02 Mon 【作業】基礎術法課程─式神招來






看著那直直朝他狂奔而來的不明物體,知重愣了下沒撈住滿懷的果子,就這麼灑了一地。

「呃,找我……?」那沾了雜草土灰薄如紙張卻被擰了四隻腳的方形物體,輕巧地閃避著滾落的果子,竄到知重腳下,在他腳踝邊蹭了蹭。

知重發誓他沒有瞧見那東西點頭,就一四四方方的那根本連頭都沒有!

奇怪的東西又撞了他兩下,知重蹲下身,伸出一指戳了戳,不明物體往後縮了下,抬起一隻歪歪扭扭的腳搭上知重手指,見它似乎沒有任何威脅性,知重這才大膽地將它拎起。

那也就是張紙無誤,翻過背面,紙張中心豪放的墨跡書著大大的謝謝二字,較小的字跡落款,是清恆。

捏著紙張,知重能憶起的似乎只有最近給清恆添了不少麻煩,開學那天乾爹的多話險些害兩人遲到,前兩日認識了新朋友玩得忘了時間,還讓清恆一陣好找。

「該說謝謝的,是我呢。」盯著兩個謝字,笑意在臉上展開。

紙張在遭知重拾起的那會就失了動力,他想起這是今早師傅才教過的式神,對待任何事物都很認真的清恆已實際運用了起來,他似乎也不能在這兒摸魚玩耍了。將一地的果子重新抱回懷裡,知重輕哼著小曲回到寄居的小草屋,仔細將清恆的信捲回四腳站立的樣子,輕放在梧桐借他使用的小櫃子上。

「爹爹、乾爹……鈞鑒,兒知重……」攤開式紙,知重一字字寫下,他不喜練字,尚武的乾爹也沒逼他,字跡有些歪扭不甚好看,也總寫錯字,不一會桌面上便堆了不少遭知重捨棄的紙團。

「我回來……了?」辦完事情歸來的梧桐,又覺得他推開門的方式有些不對。「又是作業?」

攤開滾落在桌下的紙團,紙面中央有著一片不小的墨滴,看開頭明顯是封家書,梧桐礙著人家隱私便未再詳讀下去,而認真思考著家書內容的知重隨點點頭便沒在搭理梧桐,後者只好默默拿過一旁的紙簍替知重收拾起桌面。

「好了!」沒讓人打斷他的動作,知重在寫上最後一字後抬首,一邊的臉頰上還有一抹黑色墨汁,讓梧桐不禁失笑。「梧桐梧桐你說要做成什麼樣子好?」

知重解釋著這回的作業要用式紙折出式神去送信,也指了一旁清恆送來像一頭小獸般已成普通紙張的式神給梧桐看。

「要送回家的話……折隻鳥?」其實他並不知曉知重的家究竟在何處,只聽他形容是在很遠的地方,要長途跋涉,空中想必較陸上來得便利,也少些阻礙。

兩人都未有折紙的經驗,手忙腳亂好不容易拗折出近似鳥型的樣子,知重小心在上頭注入法力,紙鳥便輕拍著翅膀飛了起來。

看著紙鳥在半空中撲騰了一會,知重卻伸手抓下紙鳥,有些煩惱地說道,「瞧見一隻紙鳥在天上飛,會嚇到人類呢。」

「梧桐……可以變回原形讓我瞧瞧嗎?」知重抬手一臉認真地搭上梧桐的肩,要他憑空想像式神外貌施展幻術有些困難,但眼下就有現成的鳥類能讓他參考。

看著狐狸閃亮亮的眼神,梧桐在內心糾結了好一會,最終還是探口氣走到屏風後頭,空氣中一聲輕響,一隻藍背赤腹的小山雀飛了過來,在桌上落腳。

「這、這個樣子讓你盯著我挺不安的……」上回在知重面前現回原形是兩人玩瘋了不經意,一身鳥樣在狐狸毛中醒來時他差點連尾羽都給嚇掉了,天性使然,以這樣不對等的樣貌出現在該是敵人的狐狸面前,怎樣都覺不對。

「很快很快,我真不會吃了你別怕!」兩手攏著紙鳥,知重示意梧桐轉幾個圈圈讓他瞧瞧,在腦海裡描繪著山雀的模樣,幻術發動的光芒包裹住紙鳥,不一會變複製出另一隻小山雀。「嘿嘿。」

成功了的知重很是開心,捧著式神就往外跑,被丟下的山雀只得摸摸鳥喙又飛回屏風後,化回人型撿著衣服穿。

將式神握在胸前默念,感覺如此便能將自己滿腔的思念注入,讓式神帶著送到對方手中。

放飛了式神後,知重追著小鳥跑了好一段路,看著牠平穩地飛向遠方,才安心地返回小草屋。









後話:

正在窗欞上以鳥喙梳理著羽毛的墨隼突然停下動作,抬首盯著窗外,他順著方向望去,一隻山雀搖晃著從視野中掠過,一陣風吹來,山雀看似想順著風勢抬昇,努力了半晌,卻仍舊無力地墜落地面。

「餓了?」他放下手中書冊,以指順了順墨隼光亮的羽翅,墨隼歪過頭親暱地蹭了下主人,往山雀墜落之地飛去。

看著墨隼並未像往常一般以不含糊的動作抓起獵物就回,而是停落在草地上,不知以爪撥弄著何物。

不尋常的動作引起他注意,他出聲喚回墨隼,聽聞主人的叫喚,墨隼展翅返回屋內,將吸引牠注意力之物扔下。

那墜落的並非普通山雀,現下躺在案上的是一張作成鳥型的式神。

「……知重?」



fin.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